图片新闻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来源:土筑虎平台

发布时间:2019-09-11

1903年中东铁路正式通车,这条连接欧亚的大铁路为哈尔滨这座城市带来蓬勃的生机。曾经,各个国家的人们怀着各式的梦想走出火车站,野心勃勃的要在这个新兴的城市写下一段传奇,而这个城市也真的回报他们以奇迹。现在从火车站一直向上走到博物馆,沿着红军街的两侧依然保留着很多老建筑,它们的背后就是那一个时代的风云际会。过往的人们的目光却总是在那一栋栋老建筑上停留,要探询它的过往。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红军街50号 黑龙江省博物馆

黑龙江省博物馆位于哈尔滨南岗红博广场(红军街50号),是一座古典欧洲巴洛克式的建筑。始建于1906年,建筑顶部有带有法国古典主义风格的长方形底扁形和半圆穹顶,使整个建筑错落有致造型优雅。红色的穹顶,土黄色的墙面间以白色的线脚装饰,在郁郁葱葱的绿树映衬下,色彩明快而雅致,虽经百年风雨沧桑,风采仍不减当年。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黑龙江博物馆原为莫斯科商场,是中东铁路局商务公司1906年投资兴建,商场于1908年竣工并投入使用,主要销售从俄罗斯和西欧进口商品。1922年改为博物馆。如今,九十多年过去了,它似乎又要回到它的起点,博物馆临街的十五个各自出入互不相通的独立单元,绝大部分出租成商铺。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有些遗憾。

   红军街38号 中东铁路管理局局长官邸旧址

在省博物馆附近,有一座被称作“小洋房”的独栋别墅,它独到的艺术造型和品味,使其在周围高楼林立的环境中一枝独秀,显得十分突出。这就是哈尔滨市的一类保护建筑——原中东铁路管理局局长官邸。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红军街38号的这栋“小洋房”,是20世纪初期新艺术思潮在建筑艺术上的杰出作品,建筑面积776平方米,建筑高度12米,最初为中东铁路理事事务所,1921-1924年,为中东铁路管理局局长沃斯特罗乌莫夫官邸。1950-1952年为前苏联专家楼,之后为铁路职工住宅。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建筑正面采用三心拱券扁圆窗口,饰以凹凸几何线段,洞口以夸张的尺度,重点突出凹凸花饰。建筑造型富于变化,形体错落有序,虚实有致,比例协调优美,色调高雅宜人,曲线动感丰富,建筑轻快活泼,充满朝气。帐蓬式尖顶阁楼与新艺术形态的木结构檐饰、阳台、垂挂、栏杆、门窗和谐优美,表现出浓郁的田园风光特色。绿色屋顶,乳黄色墙面,充满活力。楼顶搭建的木凉亭四面临风,视野开阔,置身其中,神清气爽。整体建筑飘逸之变,典雅清新,堪称建筑艺术与功能性有机结合的典范。

   红军街69号 原英国驻哈尔滨总领事馆

红军街69号是栋简洁低调的三层建筑。看起来布局对称、方方正正,有着新古典主义建筑的严谨和庄重,大大的陡坡屋顶和正门口高高的石阶引人注目。这栋建于1919年的哈尔滨市Ⅱ类保护建筑,曾经是英国驻哈尔滨领事馆。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作为第一个用坚船利炮和鸦片打开中国大门的国家,英国即使在哈尔滨这个沙俄建立的城市,也不甘人后。数百年的殖民经验使英国领事馆一出手就是大手笔,绝不辜负“日不落帝国”的称谓。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解放后,红军街69号建筑曾为黑龙江省教育厅办公场所。后来又做过贸易公司,甚至饭店。一楼的西南角曾于2004年失火,之后也曾被闲置。而今一家婚纱影楼入驻其中,又重新对建筑进行了整修。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现在,红军街69号的外观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样子。蓝绿色的老式木格门窗,油漆斑驳,暖黄色的外墙涂料、秀气的爱奥尼柱式、小小的天使浮雕装饰着三段式的古典建筑立面,给人典雅、古朴之感。遗憾的是,楼内部已完全改变了原有的建筑结构。据传闻,原来这栋建筑内的房间结构复杂似迷宫,曾有暗道可内外互通,甚至地下室还曾有密道直通哈尔滨火车站。这种种传闻为这栋像英国绅士一样低调严谨的建筑,增添了一丝神秘。

   红军街77号 原华俄道胜银行哈尔滨分行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在中国近代史上,在谈到外国银行进入中国时总是会提到华俄道胜银行。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华俄道胜银行是近代中国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由清政府官方与外资合办的银行。其分支行曾遍及远东各地,号称“世界第九大银行”。而南岗区红军街77号的那栋二层建筑就是华俄道胜银行哈尔滨分行的旧址。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红军街77号做为哈尔滨市的一类保护建筑,有着显著的法国文艺复兴建筑的特点。这栋建筑的平面结构丰富有趣,以方形穹顶为中心,入口位于两侧,地下还有一层。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与其他银行建筑不同的是,这里缺少常见的对外营业的大空间。这是因为这里的业务主要是为中东铁路建设筹措资金,多为规模不大的小办公室,满足行政办公的需要。墙体上的横向装饰线条异常醒目。方底穹顶是法国文艺复兴建筑中常见的形态,也是俄罗斯在远东地区建筑常用的形式。墙体的转角处均采用了方形双壁柱仿科林斯式柱头的形式,经过装饰的老虎窗与檐口相连,非常别致。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从红军街上经过,行人的目光总是被这栋和谐、端庄、充满了力量的建筑吸引。几年前它曾破败萧条,似乎这一个多世纪的风雨已让它疲惫不堪。而今经过大修,它又重新焕发出光彩。如果你从它门前走过,不妨站下,且听风吟,听它诉说着这百年来的兴衰巨变。

   红军街85号 原中东铁路管理局宾馆

龙门大厦贵宾楼,是座新艺术运动风格的建筑,它原为中东铁路管理局宾馆,和哈尔滨火车站隔街相对,于1903年2月落成。这是站前街(后名为霍尔瓦特大街、现红军街)上的第一栋建筑。它落成5个月后中东铁路才全线通车,它落成1年后哈尔滨站华丽的站舍才投入使用。这是哈尔滨这座中东铁路上的特等车站前最早、最豪华的宾馆,肩负着接待俄国军政要员、名流显贵的任务,这是中东铁路重要的配套工程之一。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这座几乎与哈尔滨的城建史同龄的建筑,可谓阅尽沧桑。哈尔滨的每一个历史时代都能在它身上找到对应的节点,它几乎就是一部浓缩的哈尔滨近代史。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一个多世纪了,红军街85号的铜转门依旧在旋转,在此出入的有多少显赫人物,推动转门的手中有多少曾搅动历史的风云。1903年俄国陆军大臣库罗巴特金到达哈尔滨,就住在这座迎客不久的宾馆,并在这里接见了大清朝廷吉林将军长顺。1918年张学良任巡阅使卫队混成旅司令到哈尔滨分段驻防时,也住在这里;溥杰曾与日籍夫人下榻此处;陈云、吕正操曾在此办公;陈赓大将也曾在此宴请了回国效力的钱学森。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由于龙门贵宾楼始终保持着原始的建筑风格,它已经成为很多影视剧的取景地。比如近年来热播的电视剧《夜幕下的哈尔滨》里很多镜头都是在龙门贵宾楼里拍摄的。九十年代轰动一时的电影《滚滚红尘》中,这里的铜转门和雨搭就成了沈韶华(林青霞饰演)和章能才(秦汉饰演)悲欢离合的见证,让人唏嘘不已。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而电影中让人惊艳的新艺术运动风格的雨搭,两年前却经历了一场劫难。因为大家突然发现一级保护建筑龙门大厦贵宾楼在拆雨搭!哈尔滨最美的雨搭被拆除了?!于是文保先锋现场举报,哈工大建筑学院的师生对雨搭被拆一事提交保护呼吁书,百姓哗然,记者跟进采访。一番坎坷后,终于又将雨搭修复,重新吊上门楣。至于为什么拆雨搭,龙门大厦贵宾楼给出的解释是要拆下来修一修,而文保记者在拆雨搭的现场听到的答案是:省领导看着碍事下了批件要拆。具体怎样已不得而知,有着78年历史的雨搭算是保住了,这也算哈尔滨人民对历史建筑保护的一个空前胜利。毕竟以前像秋林的雨搭、电力大厦的围墙等被拆毁时,虽然曾引起广大市民的遗憾,但最终都不了了之。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这栋建筑,目睹了哈尔滨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世事沧桑、悲欢离合,依然努力保持着旧日风采。昔日门前的小树已然参天,浓荫遮蔽下的建筑全貌已很难看到。从建立之日起,大部分时间它的大门似乎就只为了特权阶级敞开。曾经哈尔滨每一个执政实力都急于将它变成囊中之物,它的烙印从衣香鬓影到政治权谋,从列强的殖民到弱国的屈辱。而今这栋高高在上的建筑已经向民众开放,内外都保留完好的它,已成为一个历史主题性的宾馆,随时迎接前来探秘的人。

   红军街124号 原契斯恰科夫茶庄

位于红军街与建筑街交汇处的红军街124号,当年“俄罗斯茶王”契斯恰科夫选择这里作为他的茶叶总店和宅邸之时,哈尔滨这座火车拉来的城市正初具规模,而且已经迅速的披挂上了远东枢纽的光辉。那个时候红军街还叫霍尔瓦特大街,连接着这个城市蓬勃跳动的心脏(火车站)和制高无上的灵魂(圣尼古拉教堂)。离火车站不远的这个位置,正是许多人求之不得黄金宝地。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当年的霍尔瓦特大街笔直宽阔,这栋飘着茶香的建筑更是这条街上动人的风景。这栋建筑是由著名的设计师尤·彼·日丹诺夫设计的。哈尔滨现存的令人瞩目的历史建筑中,有很多都出自这位设计师之手。古典主义、文艺复兴和巴洛克元素是日丹诺夫所擅长的建筑风格。而落成于1912年的这栋建筑大约是时年35岁的建筑师最浪漫轻灵的一个作品了。那些突出墙面的外凸窗、大大小小的挑檐雨搭、室外楼梯及露台极大的丰富了立面造型。那些哥特式的塔尖,变形的帐篷顶和嵌着大面积闪亮玻璃的穹顶使这栋建筑散发着轻盈活跃的特质。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契斯恰科夫茶叶店在落成近十年之后,又增添了一个高大上的新身份——荷兰驻哈尔滨领事馆。哈尔滨在二十世纪初期可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国际城。曾有三十几个国家、民族的二十多万侨民侨居在这里。先后有十九个国家在哈尔滨开设领事馆。馆址集中分布在南岗区和道里区。红军街上就曾有俄国、荷兰、日本、英国四座领事馆驻足。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后来,这栋建筑成了哈尔滨铁道贸易公司。再后来一家汇丰照相机商行在这里挂牌营业了,这里也成为许多摄影爱好者经常光顾的地方。现在人们在提起这栋楼常常就说汇丰照相机,却渐渐淡忘了那浓浓的茶香。现在这栋楼里有照相机店、婚纱店、咖啡馆和美术馆,变得日益浪漫起来。只是每日面对着火车站和公路客运站的熙来攘往、行色匆匆,却很少有人驻足来欣赏它的优雅。若你从这里经过不妨停下奔波的脚步,看一看这栋如梦如幻的小楼,看看那穹顶上玻璃折射出的光芒是否依然耀眼。

   红军街108号 原日本驻哈尔滨总领事馆

红军街108号是哈尔滨的一类保护建筑,于1925年落成,是一座以巴洛克风格为主的折衷主义建筑。与毗邻的契斯恰科夫茶庄一样,这栋建筑也是著名建筑设计师日丹诺夫的作品。不同的是,晚了12年的这栋建筑不再轻盈梦幻,却添加了更多的华丽沉重。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红军街108号的两层建筑立面由通高的壁柱划分。宽大的窗户一楼方正,二楼拱形,地下室的窗口随地势的坡度逐渐显露,加上非对称结构的处理,保持了整体建筑的均衡。入口处和建筑南端的阳台两侧均采用了高大的爱奥尼式半圆壁柱予以强调。大小山花上是左右呼应的天鹅颈式涡卷檐口。檐下装饰着的复杂花饰却稍显小气,似乎与进退得当的厚重建筑不甚协调。这栋影调略显浮华的建筑,现在被粉刷成色彩明快的黄白相间。面对它,不知者很难想象其背后所承载着的沉痛历史。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红军街108号复杂的故事背景要从它兴建前二十年的1904年说起。随着中东铁路的建设通车,俄罗斯毫不掩饰独霸中国东北的野心,这是对东北垂涎已久的日本难以忍受的,中东铁路通车的次年,俄国和日本关于利益分配的谈判破裂。于是,在中国东北爆发了惨烈的日俄战争。两大列强在清庭祖宗的龙兴之地激烈交战,清政府明面上持中立态度,暗地里却希望以夷制夷,想以日本人的力量遏制沙俄侵吞东北。1905年,战争以日本勉强获胜告终。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根据美英调停日俄签订的《朴茨茅斯条约》,俄罗斯将中东铁路长春至旅顺段转让给日本,改称为南满铁路。1906年11月,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作为日本的国策公司宣告成立,次年3月,满铁总部从东京迁往大连,4月正式开始经营活动。满铁的业务包括交通、矿产、冶金、电气、移民及农林畜牧甚至文化、教育、旅游等业务,而它的背后还涉足于政治、军事、情报等领域。名义上它是一个半官方的企业,却因其极为显赫的权势被称为“日本在中国的东印度公司”。除了拥有铁路之外,满铁在铁路两侧拥有总面积达482.9平方公里的附属地。由于日本取得了每10公里可驻兵15名的权利,因此,满铁成为日本大陆政策的据点,日本军队也堂而皇之的驻扎在中国东北的土地上。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这场历时一年的局部战争在历史书上常常被忽视,而其对世界格局的影响却是深远而复杂的。历史就像一幕幕环环相扣的大戏,对中国来说,日俄战争虽然阻止了东北沦为俄国领土,但是,日本势力的急速膨胀和大肆驻军却使得26年后的东北成为了日本的殖民地,并且埋下了中华民族十四年艰苦抗战的苦难祸根。

   哈医大四院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中东铁路中心医院是一组占地面积较大,科目齐全的综合医院组群。这个医院,早年是由许多外观别致,造型优美,颇具特色的单层砖木结构建筑和一部分楼房组成的。建筑物构成比较丰富活泼,适当的间隔使各科室自成一体,其中部分保留完好的百年建筑被政府职能部门列为一类、二类、三类保护建筑。除建筑本身意义以外,中东铁路中心医院这一综合医院组群不仅是哈尔滨最早的医院,而且也是中国近代医院中较早的一处,要早于北京协和、上海圣约翰和沈阳圣经等医院。

来哈尔滨只知道中央大街?这条街上的老建筑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这座中东铁路中央医院药局和药剂师住宅旧址,由当年负责哈尔滨铁路枢纽城市建设的首任工程师阿列克赛·克列缅季耶维奇·列夫捷耶夫设计并负责建造的。该建筑原为中东铁路哈尔滨中心医院药局兼药剂师住宅,后做门诊使用。1900年建成时,曾为一半二层一半一层的状态,1912年又将另一半加高至二层,成为中东铁路医院的标志性建筑,在许多老照片、老明信片中都能看到它的身姿。


土筑虎平台对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认证其内容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的风险应自行承担,平 台方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